龙少说事 联结号

阅读数:280 发布于01-12

厉害的人,做保洁员也能年入800万,美金!

作者:Connie

我的朋友玛丽·巴克女士,今年74岁,满头银发,个子极其娇小,在普遍高大的美国人里很不起眼。

她的衣着普通,手上随便拎着一个装满东西的黑皮包,跟普通老太太也没有什么区别。

但她的一生却非常传奇。

她曾随着丈夫作为外国银行家在东欧居住6年,一度是呼风唤雨的社交名媛。

却在回到美国时遇上经济危机,转眼连稳定的收入来源都难以保证。

于是她决定主动担起挣钱的责任。她走遍大街小巷,发现了城市对于清洁服务的需求,毅然做起了上门打扫卫生的保洁员。

勤奋和不懈努力之下,她的公司越做越大,最后被写进了哈佛商学院的案例。

让我们听听巴克女士讲述她的故事。

1

随丈夫在德居住6年

一度成为社交名媛

1963年,19岁的我与丈夫埃德温在美国结婚后进入美国国防语言学院学习德语。经过6个月连续每天6个小时的高强度训练,埃德温还掌握了俄语和波兰语。

他先是被美国中央情报局特殊调查部门选中,在战后德国做了将近4年的情报工作。回美国进入芝加哥的第一国家银行工作了一段时间后,又被再次派回东德。

我们在东德住了六年。在这六年里,我们接待了许多的外交官、银行家等政界商界要人。

身为他的妻子和伙伴,我则负责应酬各色人物,安排组织重要的活动,出入各种社交场合。

可以骄傲地说,我的丈夫埃德温是第一个代表西方银行拿到在波兰的经营许可证的人,也是深入苏联铁幕的第一人。

很高兴,我能作为一个伙伴帮助他。

玛丽·巴克女士的童年

?2

回国遇上经济危机

为养家毅然做了保洁员

1980年,我们回到美国。

虽然埃德温在几家大公司做过财务总监、财资副总,但并没有“铁饭碗”的保证。他的工作随时都会受经济周期、企业战略或人员变动的影响,极度的不稳定。

和今天每一个面临同样问题的普通人一样,每天都感到很焦虑。

作为家庭的一份子,我忍不住想做些什么减轻这个家的负担。

可当时的我只是本科毕业,没学过电脑和会计(时下最热门专业),也从来没有工作过。既没有发明过什么特殊的产品,也没有什么特殊的才能。

我从来没有这么焦虑过,我到底能做什么?!

可能除了焦虑,人生有时候也需要一点点运气。我人生的转机,来自当时居住地区的特殊社会需求。

我在欧洲的家是雇人来打扫的,但是是零时工,没有时间上的保障。当时的我就在想,如果开一个像欧洲学徒制的保洁公司会不会很受时下的市场欢迎呢?

但自尊心又不允许:“不行,我习惯了舞会、晚宴、社交和宫殿。打扫卫生这种工作怎么适合我呢?”

可做保洁公司的念头总是时不时的跳出来。

因为总是琢磨着怎么为家庭减负,我仔细研究了整个地区,观察人们都到哪儿去,钱是怎么转手的。

我跑到那个地区(明尼苏达政府)的小企业管理委员会,花了大概120个小时详细了解该地区(明尼阿波利斯和圣保罗(人称双子城))有哪些公司,把它们一一标在地图上。以市中心为原点,一条街一条街地走,几乎走遍了所有公司、商店、餐馆。

冥冥中仿佛有一种力量在启示着我。我观察到我居住的地区有很多大公司为了节省成本不愿把机构设置在市中心,而是设在了更便宜但偏远的城郊。可这么偏僻的郊区,找到合适的工人就成了一个挑战。

这个时候,那个疯狂的念头在我脑海里坚定起来:“我为什么不拿把扫帚去打扫卫生呢?”

1983年,我成立了自己的公司。

我改名换姓,束起头发,穿着简朴,没有人知道我是谁。刚开始给当地的一些富翁、大公司的老板们打扫他们的豪宅。

之后的日子,我到更偏僻的乡下,去寻找需要钱的妇女和穷学生,一个一个地教她们如何打扫。我的业务就这样一点一点在扩大。

半年内,我完成了挣1万美元的小目标。

?

玛丽·巴克女士的青年时代

3

遇上人生的贵人

实现从保洁员到企业家的蜕变

就在我丈夫50岁那一年,他得了前列腺癌,随后又转移到全身其他地方,他不得不告别了奉献半生的职场。

我当时47岁,这件事又一次给我敲醒警钟,提醒我,需要从家庭保洁转型了。我需要更认真地对待这份事业,才能负担起整个家庭经济的重担。

托之前积累下的人脉的福,我找了很多大公司的高管,跟他们聊我的业务模式,向他们取经。他们每一个人都给了我很大的鼓励。

比如,General Mills的财务总监特许我可以参加他们公司的任何业务培训。他鼓励我说:“你就坐在那里,安静地记笔记,悄悄地学习就行了。”

我私底下给自己树立一个为期一年的小目标,在一年里通过参加General Mills的各种各样的培训,如饥似渴地学习新东西。

我想:这些人做商务都很厉害,经验丰富又高效。我可以复制他们做的,只不过是运用到做保洁的工作中罢了。

更幸运的是,在我打扫Carlson集团总裁的家的时候,他说:“你只打扫家庭,有点大材小用了,为什么不去打扫公司的大楼呢?”我说:“我没有做过商业地产的保洁呀。”

他说:“没关系,我给你一个小楼让你试试。你很聪明,肯定能行,而我们也能受惠于更好的保洁公司。这对你会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就是这样一次又一次的机会,帮我走到今天。

你知道,在欧洲部分地区,如果你去看一场魔术表演,表演者技艺超群,但观众觉得这是应该的,走出会场时从来不会说声感谢。

但我一定不能像这些人一样,任何帮助过我的人,我总是会牢牢地记在心里,逢年过节寄感谢卡和小礼物给他们。

我得保证让他们知道我对他们的感激之情。

这个细节听起来似乎比较庸俗,但贵在坚持后却带给了我巨大的回报,我也因此获得了很多订单。

何乐而不为呢?

玛丽·巴克女士

4

我不是女权主义者

我只是要家庭也要事业

我年轻时,没有一张自己名下的信用卡。

我想去银行贷款时,银行说,你是女人,而我们需要财产担保。

于是我不得不拜托我的丈夫把他公司的股票做抵押。

我当时就想:天呢,我真该好好研究一下,如何把财产(主动权)掌握在自己名下而不是等待被迫施舍了。

在那时候的美国,很多妇女只能做家庭主妇,你得祈祷有一个好老公,不然没有任何东西可以依靠。

我看到太多的妇女没有钱,没有受过教育,没有任何技能。

是Carlson集团的总裁,在后面推了我一把,让我跟在他的后边,把我带进了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

但是,我并不认为自己是女权主义者。

我相信家庭,家庭是最重要的。我只是决定要家庭也要事业。

我们都明白,事业和家庭兼顾非常困难,甚至可以说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反而忽视家庭是更容易被我们每个人做出的选择。

我从1万美金开始建立的公司,现在每年的收入是七、八百万美金,还在一直增长。我的公司被写进了哈佛商学院的案例,我也经常被评为最佳女性企业家。

算厉害了吧?

但对我而言,真正照顾到家人、孩子,让他们感受到母亲就是自己的啦啦队,在大后方支持他们,对我来说也同样重要。

我今年74岁,年龄上是老了些,但我每天都锻炼。我一直对自己说只要保持健康,就能和我的家人们一起走过更多的岁月。同样的,我不会因为我年纪大了就放弃我的工作。

我从没有后悔过我做的一切。

玛丽·巴克女士近照

写在最后,经历过波澜起伏人生的玛丽·巴克女士有几句送给我们这些后来人:

如果有任何受教育的机会,抓住它!

如果有你不懂的事情,或者事情太难,那就去寻求帮助,然后去尝试。

不要放弃!不要把“不行”作为答案。

当别人想打击你,把你拉下去的时候,你要站起来。

让帮助过你的人知道你的感恩之心。

做人要诚实、善良、公平,你将因此受惠。

善良不是弱点。

我们工作的目的是让家庭能够团结凝聚在一起。

去旅行,去学习语言,学习投资和管理财富。找到自己真正喜欢的事情!

玛丽·巴克女士与丈夫

本文由LinkedIn原创,作者Connie,瑞利溪咨询创始人,北京大学国际经济学学士、哈佛商学院MBA,现居美国。

本文及配图均为建设联结用户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